箭既离弦无退转:浅谈红箭11导弹对我军的重要意义_高清图集_新浪

  从外观上看,红箭-11的导弹部分依旧沿用红箭-9、红箭-10、红箭-12三款反坦克导弹的基本构型。相比于光秃秃红箭-10和红箭-12,红箭-11与红箭-9一样,在弹体的前部装有一个长长的探杆,猜测其探杆的作用与美国的TOW-IIA反坦克导弹一样,除了起到控制炸高的作用以外,还有可能安装了一个额外的串联战斗部。

  由于推进部后为弹翼折叠的位置,没有地方放置串联战斗部,而弹翼之前的部分明显过长,故推测红箭-11在探杆之后的部分依次为:第一(二)级战斗部、第二(三)级战斗部、动力部、引导部。这种布局方式与美国的TOW-IIB反坦克导弹十分相似。除此之外,其弹翼布置也与TOW-IIB非常相似:一改红箭家族的X型尾舵设计而采用十字型尾舵。

  在尾舵构型的选择上,根据仿真结果,在反坦克导弹工作的亚跨音速段,十字舵单个舵面舵效约为X型舵的1.75~1.9倍。在此速度段下,X型舵4个舵面的舵效仅略优于十字型舵的2个舵面,但十字型舵面需要同时保证偏转角度的舵面数仅为型X舵的一半,也就是说在导弹的机动性能没有太大差别的前提下,十字型舵面获得了更佳的可靠性。对于工况比较恶劣的单兵反坦克导弹来说,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通过红箭-11发射筒的构造,我们可以得知与上一代的单兵反坦克导弹红箭-8的线控制导方式不同,红箭-11采用的是激光驾束制导方式。这种制导方式与红箭-9的激光指令制导方式工作原理有一定的相似性。所谓架束制导是指向目标发射一组激光波束,由导弹的导引部读取其与激光束的相对位置,自行产生修正指令来修正飞行路线。而激光指令则是直接将修正指令用激光信号发射给导弹。

  不过,无所谓先进与否,导引方式的选择只有最适合的没有最好的。以红箭-8的线控制导来说,其导线会影响导弹的机动性与速度,同时其可靠性要则稍差于两种激光制导方式。因为机动幅度太大、速度太快可能会导致导线断掉,“导线挂到了树上”也有可能导致导线断掉。但相比于激光制导,导线控制也不是全无好处。

  对于激光驾束制导来说,其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发射者发出的激光束必然会照向目标,然而这无疑会暴露己方的攻击意图。以我国新一代主战车辆为例,无论是99A主战坦克还是04A步兵战车或者09式步兵战车等都已经装备了激光告警装置。这种装置于烟雾发射器的配合将可以十分有效的应对激光驾束制导反坦克导弹的打击。虽然激光指令制导可以再一定程度上回避这一问题,但是并不能完全解决这一问题。

  同时,激光驾束制导要求激光束与导弹的相对稳定,因为一旦激光束产生较大的晃动,导弹大幅修正轨迹的同时可能会失稳失控。这不仅限制了发射者在导弹发射之后只能以较小的幅度机动,乃至只能立定不动,使得导弹发射到命中之前发射者一直是对方炮火的靶子。同样让导弹的灵活性受到了限制。

  不过除此之外,激光驾束制导还是有其无可比拟的优势的。虽然主动制导(红箭-9A、红箭-12),半主动制导(地狱火),电视指令制导(红箭-10)等制导方式拥有更加强悍的性能,不过其造价十分昂贵同时系统也较为庞大。虽然线)造价更为低廉,系统也较为简单,但其可靠性略差。而激光驾束制导在这些方面取得了非常好的平衡,这也使得其成为众多单兵反坦克导弹的首选制导方式,比如俄罗斯的短号,英法德联合研制的崔格特反坦克导弹都采用了激光驾束的制导方式。

  结合红箭-11的各种信息,我们不难发现,虽然在导弹弹体上,其基本沿用了红箭-9的结构,同时参考了部分TOW-II的设计。但是作为一款单兵反坦克导弹,其定位与使用方式却与俄罗斯的短号反坦克导弹更加相似。对比短号也可以让我们对于以后红箭-11反坦克导弹的使用方式有一个更加清晰的了解。

  短号由俄罗斯KBP仪器设计局研制,于1998年开始在俄罗斯服役,除了单兵版本外,还被安装在BMP-3、BTR等地盘上作为坦克歼击车火力使用。2012年,俄罗斯在短号的基础上研制出了短号-EM。这型反坦克导弹的最大特色是加入了一个自动目标追踪器,这使得射手在发射导弹后不需要持续瞄准目标,可以继续搜索其他目标或者暂时撤出危险较高的阵地,实现了伪射后不理功能。

  由于其优异的性能,短号导弹北出口到了包括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印度、伊拉克、希腊等19个国家。同时由于种种因素,大量的导弹也同样流落到了非政府武装组织的手中。由于使用这种导弹的势力极多同时这型导弹的数量极大,短号在并不算太长的服役时间内参加了大量的战争和军事行动,比如:伊拉克战争、伊拉克内战、叙利亚内战、黎巴嫩战争、也门内战、巴以冲突等等。

  在短号的战绩中比较有名几个案例是:去年,叙利亚境内的武装分子使用从叙利亚政府军流落出来的短号导弹,成功的击落了一架正在降落的叙利亚政府军米-8直升机,这证明了短号导弹的多用途性。今年,土耳其在叙利亚境内进行的“橄榄枝”行动中,数辆土军豹2A4主战坦克被库尔德武装发射的短号导弹摧毁,这也证明了短号导弹的破坏力。

  虽然以今天三代主战坦克的防护水平来看,短号-EM宣称的1500毫米破甲深度相对于豹2A6、99A等重甲血牛的防护等级而言略显不足,不过由于复合装甲越打越弱的特性,在反复轰击之下其依然可以对两者产生足够的威胁。更不用说不能防御短号攻击的坦克和装甲车辆占到了其潜在目标的绝大多数。可以说短号巨大的威力和优异的性能能够使步兵在缺乏重火力支援的情况下,获得对坦克、装甲车辆、直升机、工事等兼顾目标的威胁。

  在此次红箭-11曝光之前,我国的单兵反坦克导弹主要有红箭-73和红箭-8两种,从编制上来讲,前者所装备的对象更加偏向于步兵班——将导弹广泛的安装在各种步兵载具上同步兵班一起行动,而后者则更加偏向于装备于火力支援组,比如安装在单独的载具上或者由独立的火力支援组携带。

  对于这次曝光红箭-11的某机械化步兵师来说,其师属反坦克导弹由红箭-10导弹发射车组成。师下辖的轻中重三个机步团中,重型团与中型团的配置均为99A主战坦克+04A步兵战车,99A坦克的反弹能力自不用说,步兵班乘坐的04A步兵战车也拥有发射炮射导弹的能力,不需要额外为步兵配属沉重的导弹。

  而轻型团则由09式轮式步兵战车和11式轮式装甲突击车组成,反坦克能力较弱。之前09式步战车往往外挂红箭-73反坦克导弹作为补充。不过此后,09式外挂红箭-73亮相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与履带部队混编作战的次数越来越多。由此不难推测此次红箭-11列装该师有可能是部署在其轻型机步团用来增强其独立遂行任务的能力。

  众所周知,该机步师承担着为我国的军改试验部队编制的使命,其下属机步团的编制极有可能是我国未来机步旅的标准编制,由此我们可以大胆推测,红箭-11有可能作为未来我国轻型机步旅步兵班的标准反坦克导弹列装到09式轮式步兵战车上。除此之外,以装甲猛士为主要作战车辆的超轻型机械化步兵和可能的“山猫”部队也有可能装备红箭-11。

  正如我国之前在两山轮战中广泛运用的红箭-73反坦克导弹,除了将其运用到反坦克作战以外,还可以将其视作一种单兵精确制导武器。1985年7月2日我67军某师导弹连在八里河东山方向,35号高地前沿防御阵地上,使用红箭-73反坦克导弹对越军前沿指挥所进行了精确打击——万幸这次发射没有像试射时一样“敌我不分”。

  作为红箭-73的替代产品,除了装备到步兵载具上以外,由于导弹发射筒的制式化,步兵也可以携带一套导弹发射架作为应急,必要时候将使用车载的备蛋(发射筒)安装到发射架上发射。可以说,如果红箭-11最终大规模进入我军服役,将提升步兵在各种战场条件下对敌前沿目标进行精确打击的能力。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