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h文一之巴黎之旅3 新兰之新一小兰h文甜文 恋新一惩罚小

  「淫贼!」银剑如虹,美人似玉,一般春笋似的白衣女子杀气腾腾收紧包围,前方一小部分已提剑刺来。

  淫……淫贼?他?正準备学自家窟主跳上岩石的人听到这个词,蜜色俊脸微微一抽,足尖凝滞,不跳了。

  在七破窟里,窟主不愿做的事,由侍座执行,窟主不愿面对的事,由侍座下令,窟主的名声,由侍座维护,相对的,窟主的烂摊子,也由侍座收拾。

  一剑在手,霎时,剑气、雪气飞快交融,又飞快爆射开去,层层罡气涤蕩,剑气化为风气,风气化为利刃,一层层席捲,一波波激荡,将白衣女子震退。

  注视着眼前这一幕,闵友意满意点头,从衣侧暗袋掏出一把莲子。那莲子大如龙眼,果皮竟漆黑如炭。剥一颗,吃一颗,眼眸不离剑气中的那道人影,数百招下来,他对白衣女子的剑势已把握九分。眼角忽有冷光一闪,他斜斜瞥去,犀利入眼,蓦然使出「鬼哭狼嚎」——

  幽昧之音震撼当场,寂灭子却必须强忍回头的冲动。拜託,他知道公子是想提醒他,可是,提醒的声音能不能小点?

  暴退一丈,寂灭子感到脸上一凉。站定后,他抬起大拇指在脸侧轻轻一拭,一抹猩红留在指腹,再拭,脸上已感到微微痛痒,指腹上仍是猩红。

  在他前方,左右各立了七名白衣女子,两两为对,手中各牵银丝一端,那丝不知由何物打造,细如发,一共七根。这七根银丝在空中交错如网,方纔所谓的暗器,不过是七名女子将银丝一端的扣环抛向另七名女子。真要说来,这也算不得暗器,倒像某种阵势。

  又是这句……寂灭子举剑一刺,本想借网间缝隙穿过,再挑开银丝,却不想剑过一半,银丝遽然收拢,将剑身完全绞住。他抽剑欲回,须臾之间,听得「喀嚓」一声,银丝竟将剑身绞成两段。心头一骇,他细看剑身断面,裂口平整,彷彿刀切豆腐。

  这丝若绞上手臂可不得了……警醒自己,寂灭子丢开断剑,聚气于掌,凝神以待。冲着两声「淫贼」,他今日就大开……腰间蓦然一紧,浅浅的紫色在眼前一晃,寂灭子人已飞起,直落石上。

  咖啡店对街,一辆奔驰休旅车回转,停靠路旁,一抹高大英猛的男人身影下了车,目光在掠及店内笑意融融的两大一小后,眉头立刻攒深。

  「爹地」一看见帅帅爹地进入店内,恩曦蹬下椅子,吃力的抱着泰迪熊扑进已经蹲低身形的滕以聿怀内。

  「爹地你看,这是杰恩叔叔送我的礼物。」恩曦兴奋的献宝,粉嫩小脸被爹地亲了两下,随后被抱进爹地强壮的臂弯。

  前后任丈夫同桌而坐,气氛顿时尴尬了。说巧不巧,服务生正好又在这时将咖啡送上桌。

  「唔,我的热可可……」恩曦从滕以聿怀里挣脱,坐回自己的位子,端起大大的马克杯就要抵口。

  「小心烫。」一只大手及时拦截热可可,滕以聿先送到自己嘴边吹凉,还亲自尝了口温度,才还给一脸迫不及待的女儿。

  杰恩目睹一切过程,忍不住笑了。谁想得到,多年以前,这个男人一身桀聱不驯,只是个保镳,如今如甘心为了一个女人,在台湾落地生根并且茁壮自己。

  忽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雨夜,他们三人在餐厅的停车场对望,当时的他还以为自己一定能掌握ViVi的心,但其实,在这两人的爱情中,他只是一个以胜利者自居的大配角。

  笑了笑,有点自嘲,杰恩转向含笑凝望丈夫的黎心薇说:「其实我这次来,除了来探望柔伊,是想告诉你,我今年年底要结婚了。」

  「谢谢。」杰恩释然一笑,对昔日的情敌释出善意。「你们会过来参加婚礼吧?」

  「带着柔伊一起回伦敦一趟吧,布莱恩叔叔和梅兰妮阿姨其实很想念你,上回我把帮柔伊拍的手机照亮给他们看,他们竟然为了抢手机而吵架。」

  滕以聿撇过俊脸,看向妻子秀丽的侧影,伸出大掌握紧她柔软的纤手。「既然杰恩这样说,那我们就回伦敦一趟吧。」

  「柔伊乖,妈咪没哭。」抹掉泪痕,黎心薇弯起粉唇,笑靥动人,一旁的滕以聿也哄着女儿,一家三口,在午后阳光闪耀之中,温暖得宛若一幅画。

  不想再当破坏这幅画的多余风景,杰恩随后告辞,将洋溢在温柔光晕内的这方小天地还给他们。

  他张开手臂揽住她的肩,「放心,我的工作做不完,没人会跟我抢的。我肚子饿了,我们快去吃饭!」

  2017-07-18「胆敢惊扰夫人,你俩死不足惜。」 「……听在下……」 「擒下他们,交给宫主处置。」 「……解释……」 「淫贼!」银剑如虹,美人似玉,一般春笋似的白衣女子杀气腾腾收紧包围,前方一小部分已提剑刺来。 淫……淫贼?他?正準备学自家窟主跳上岩石的人听到这个词,蜜色俊脸微微一抽,足尖凝

  2017-07-18贝齿紧紧咬着袖子,阿闪垂头无言。带她出来,她自然知道自家窟主的用意,为了让长孙姑娘有人相伴,一路不闷嘛,如今长孙姑娘安然回家,她的利用价值消失,自然该功成身退……呜,她也想亲睹比赛……可是夜多窟里一堆琐碎事等待处理…… 矛盾…… 权衡轻重后,阿闪乖乖点头,翻身上马。 目送

  2017-07-18二哥在耳边喋喋不休,说这人文采出众而不恋官权,心地慈悲又擅绘佛画,在江湖中颇有名气,人称…… ——绿丝绦,草如袍,「苦绿公子」楼太沖。 那日,她正是想看清楚楼太沖生得是何样貌,才靠近铜钟,却不想被他瞪得莫名其妙。 她……想留他见见爹娘,至少要谢谢他在山崖边的救命之恩…… 「

  2017-07-18茶总管扬眉一笑,「他与你倒有些缘分。人人知他姓闵,你可知他的名?」不等长孙淹摇头,茶总管自己倒先说了出来,半点关子也不卖——「嫣。」 「……」与她同名? 是不是她的错觉,为何觉得七破窟的人都有在陌生人面前揭露他人隐私的习惯?阿闪有一点……茶总管也有一点…… 「嫣然一笑的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